中央政府网 | 辽宁省政府网 移动客户端 | 信息报送情况 | 报送系统
首页 / 走进鞍山
鞍山概况
鞍山地区历史文化纵横谈
  长期以来,有些人认为鞍山地区只是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发达,特别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鞍山被誉为祖国“钢都”,为此人们感到自豪。但同时却认为鞍山地区文化匮乏,文化土层瘠薄,在这方面又有一定的自卑感,缺乏文化自信,缺乏文化底气。近年来,对鞍山地区文化问题我作了思索,查阅和学习了有关史料,却得出与鞍山地区文化贫乏相反的结论。我认为,鞍山地区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市委提出要建设文化强市,这就需要对鞍山地区的历史文化有个全面的基本判断,以增强文化底气,这对于了解掌握和发展繁荣鞍山文化具有增强自信的重要意义。
  当然,就历史文化而言,我们辽宁地区与中原地区以及其它文化发达地区相比,确实具有差距,这个历史事实我们应当承认。但有差距,并不等于我们的文化就不发达,更不等于没有文化。就像而今的经济,我们东北地区与广东和东南沿海地区相比,也确实存在差距,但东北地区的经济同样也是发展的。文化发展状况与经济发展状况其道理是相同的。
  鞍山地区处于辽东中南部,西南有浩瀚大海,东部有崇山峻岭,中部为宽阔平原,水上和陆地交通发达,地理位置优越,并非是个封闭地区。从中国和世界的文化发展史看,凡是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方便的地方,文化都是发达的。鞍山地区的历史文化同样也很可观。
具有精粹的古人类文化
  古人类文化,是一个国家或地区文化的先河或发端,它是具有悠久文化历史的标志。
  鞍山地区有多处古人类文化遗址,规模最大时间最久远者乃是海城小孤山古人类文化遗址。经1981年和1993年国内著名考古专家的两次发掘考证,小孤山古人类文化遗址距今有一万年到十万年左右,即旧石器时期的古人类洞穴遗址。其中发现古人类各种遗物近万件,不仅有旧石器时代的石制砍砸器、刮削器、石钻、石锤等,而且还发现了陶器、铜币、银币等新石器晚期的遗物。其中有两种遗物最为珍贵,一种是带针孔的四枚古针,它与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周口店山顶洞出土的古针基本一样,这种完好的古针,至今在全国旧石器遗址中再没有见过。专家们认为,这是中国旧石器时代的珍贵文物,小孤山文化是中国旧石器文化中的一个重大发现。另一种精彩的遗物是,在小孤山洞穴遗址中,还发现了玉质的砍斫器,据考古专家们研究,这种玉石乃是岫岩玉,距今有一万年左右,这也标志着岫岩玉雕的悠久历史。岫岩的玉雕文化确实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当今内蒙古赤峰市红山文化展览馆里,所摆放的著名红山文化标志性遗物猪首玉龙,便是由岫岩玉雕刻,据考古专家们研究距今至少有五千年的历史。小孤山古人类文化遗址的发现,说明早在几万年前,鞍山地区就有我们的先民们在活动,他们创造了远古的历史文明。
  除海城小孤山古人类遗址外,在海城境内,还有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花红峪古文化遗址、新石器至秦汉时期的秀甲峪文化遗址、新石器时期的羊角峪文化遗址,都发现了石器、陶器、动物牙齿装饰的遗物。在岫岩县境内,有县城西北的北沟文化遗址、县城东北的白家堡文化遗址、县城西南的红石文化遗址、县城西北的狄堡文化遗址。岫岩这几个文化遗址,距今时间较短,大致在六千年左右。其中发现的罐、壶、盘、碗、杯等,考古专家们认为,大多都是新石器晚期至青铜器时期的文化遗物。在台安县境内有县城西北的贾台文化遗址,在那里也挖掘出大量的各种陶器制品。以上这些文化遗址说明鞍山地区有着久远的古人类文化,鞍山地区的文化土层并不瘠薄。
  在鞍山的古人类文化中,还有神奇甚至令人震惊的巨石文化。最宏伟最著名的巨石文化当属海城析木镇姑嫂石村东部半山腰处的石棚,考古专家们认为是新石器晚期的产物。这座石棚太宏伟太可观了,它由七块巨大石板组成,东西南北共四块,底座和上盖两块,南面地下一块。石棚高两米左右,特别是上盖的石板南北长6米,东西宽5.2米,厚半米,是一块当今在全国罕见的古代巨石。石棚的每块石板都磨打光滑,立着的四块互相接触以及上盖与竖立的四块接触得都严实合缝,没有空隙,稳稳地坐落在山半腰的平坦处,任凭几千年的风吹雨打,甚至“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的人工爆炸,仍然岿然屹立,纹丝不动。此石棚,在《三国志》中《魏书》有记载,汉书中也有记载,汉宣帝时称辽东郡地石棚为“冠石”。现在已是国家级保护文物。
  这个巨大石棚会让人们思考很多问题: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生产力状况下,石棚如何打磨得那么光滑;几块巨石如何安装得那么严丝合缝;据考古专家们考证,这些巨石并非本地山区所有,那么是如何运到此地,又是如何运到半山腰,又是怎么竖立起来的;特别是上盖那么大的巨石又是怎么盖上去?即使是而今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时代,搞这样的工程也是相当费力的,它说明了我们的先人有着高超的智慧和能力。看过石棚的人无不为之惊叹或作诸多思考。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陪同全国三十多位著名作家和学者参观石棚,而后回到析木镇政府进行座谈,大家对这样的巨石都不曾见过,发表了诸多感慨,有人甚至把它说成是玛雅文化、外星人文化等等。这是中国巨石文化和远古文明的标志。比海城析木石棚还小一些的石棚,在岫岩县境内还有二十来座,说明鞍山地区是古代巨石文化发达的地区,这种巨石文化在全国其他地区都很少见,这是鞍山地区远古文化的一大特征。
  在古代,科学尚不发达,对这石棚的成因无法作出科学的解释,就用神话传说来说明,所以就有小姑和嫂子的神话故事,这也就是姑嫂石村的来历。
具有丰厚的古代旅游文化
  鞍山地区自古就有丰厚的旅游资源。讲旅游胜地自然得首推千山。关于千山最早的传说,应追溯到东晋时陶渊明在《搜神记》中的《丁令威》一诗,说的是爱民清官辽阳知州丁令威为赈济灾民开仓放粮而触犯朝廷法律将被处死,临行刑时却被仙鹤救走飞到千山的神话传说。祖越寺前面的来鹤亭就是为纪念丁令威而命名。最早正规评价千山的文字,应是570多年前明英宗正统八年(1443年)所编修的《辽东志》的记载:“峰峦秀丽,独盛辽左。骚人墨客,题咏尤多。”清代,把千山、凤凰山、药山、医巫闾山,称之为奉天(今辽宁省)四大名山。这四大名山,鞍山地区就有其二。1982年11月国务院将千山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千山作为旅游胜地,最早应自唐代开始,其中祖越寺、龙泉寺、中会寺、大安寺、香岩寺这五大寺院,都为唐时所建。说明那时千山就有僧人常住和香客往来,特别是唐太宗李世民于贞观十九年(645年)御驾亲征高句丽以后,千山的游人就更多了。李世民驻扎在千山时曾有《辽城望月》诗一首,主要描写千山景致的壮观。金国的中都转运使、著名作家王寂游千山也留下《入千山》诗一首:“我来连日苦风霾,不见千峰剑戟排。要识玉山真面目,雪晴明月射苍崖。”从诗的内容可看出王寂游千山是在冬日,还并非一两天。从这首诗还可看出,辽金时代千山也是人们的游览胜地。
  古代千山游人最盛时是在明清两代。据文字记载,这两代仅官员文人学者留下诗文者就达百余人,而游千山未写诗文或写诗文尚未记载者还不知其数,至于普通百姓入山进香或游览者则是更多。其中,明嘉靖年间南京兵部尚书张鏊所写的《祖越寺》一诗,不仅描写了千山美好的景观,而且对千山作出了评价。诗中有这样四句:“孤亭不忍别,更上翠微间。南海八千路,辽东第一山。”现在千山正门由当代大书法家启功所抒写“南海八千路,辽东第一山”的楹联即是摘自此诗。这说明,早在明代就有人把千山誉为辽东第一山了。明代的全国名人程啓充、徐文华、刘琦、李辅等二十多人都游览过千山并留下诗文。据志书载:清康熙廿一年(1682年)四月,康熙率皇后及诸王、大臣游历千山,并写有《入千山》、《祖越寺》、《龙泉寺》三首诗,对景观作生动细致的状写。乾隆皇帝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巡察盛京(沈阳)想游千山而未成行,深为遗憾,在盛京他写了《望千山》、《欲游千山复不果》、《寄题千山》三首诗,在《寄题千山》一诗中有这样两句:“千山胜景久薌哉,三度空教寄永迴”。意思是说他三临盛京都想游千山而未实现。说明千山在乾隆皇帝心中也很有位置。清代的其他高官文人如高塞、高士奇、纪晓岚等近百人都游览过千山并留有诗作。古代官员文人赞咏千山的诗词据不完全统计多达千首。中国历来有个鲜明的文化现象,就是诗由山所生,山由诗传名。千山的古代诗词不仅是千山文化景观的一个主要内容,同时它也说明千山在古代就是一个旅游胜地。
  对描写千山景观评价最高者,据现存文字记载,是四川人程啓充写的《游千山记》一文。程啓充是明嘉靖年间的监察御史,他在《游千山记》中对千山的景观作了详细生动的描写,有这么几句话讲得非常耐人寻味,他写到“兹山之胜,宏阔秀丽,奇怪幽阒,险绝孕结,磅礴盘踞,态状变幻,不可禅述。置之中州,当与五岳等,其博厚过之。”他对千山的这种评价相当之高。作为西蜀人的程啓充为朝廷重臣自然游历过全国诸多名山,所以说他对千山的评价并非溢美之辞,他也不需要脱离实际地吹捧千山。无独有偶,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作家协会机关的著名作家李一信同一些作家来鞍山采风,我陪他们游览了一天千山,当天晚餐时李一信赋诗一首:“看尽江南山水美,常怜北国穷山水。识得辽东千山秀,不看五岳也无悔。”前些年,我曾游览过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倘若将千山与这五岳相比,除泰山可与千山相比之外,其它四岳,无论自然景观还是人文景观都为之逊色。因千山地处关外,当西汉宣帝确定五岳时,还很少有人知道风光秀美的千山。就像而今享誉全国的旅游景点九寨沟、张家界,早在改革开放前,都很少有人知道它们的名字一样。在旅游景观方面,后来者居上也是常有的现象。千山,无论自然景观还是人文景观,确实都很博厚。据史料记载,千山的奇峰岫洞、峭石古松等自然景观和寺庵宫观、碑塔亭阁等人文景观,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三百多个景观。能叫出名字的奇峰就多达百座,如观音峰、弥罗峰、卧龙峰、杜鹃峰、芙蓉峰等;有岫洞近三十个,如罗汉洞、滴水洞、积翠洞等;峭石有三十一种,如木鱼石、狮子石、凤凰石、卧龙石等;古松有四十种,如可怜松、蟠龙松、抱石松、皇姑松等。千山的植被非常好,据调查可知,有各种植物106科,872种,这是千山秀美的主要成因。千山不仅有博大的自然景观,而且有厚重的人文景观,除寺庙亭阁外,还有丰富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名人轶事,如积翠仙子播撒金莲花、丁令威飞千山成仙化鹤、金将军皈依佛门、明觉道人与虎为伴、木鱼石敲响聚僧道等等,都生动、感人。千山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形成了博厚的千山文化,应当说,千山文化是鞍山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千山的人文景观极为广博浑厚,其中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即佛教、道教和儒教文化集于一山,真正做到了释道儒各自独立,又相互融合。在一个山中有那么多佛寺,又有那么多道观,这在全国诸多名山当中都是少有的。比如五台山、普陀山、九华山、峨眉山等,主要是佛教寺院的集中地;而泰山、衡山、华山、武当山、终南山等,主要是道教宫观的集中地。像千山这样佛教寺院和道教宫观集于一山,是千山文化的一个显著特点。不仅如此,千山的儒家文化也很有名,这其中除了上面所说的旅游诗文、亭阁楹联、摩崖石刻等蕴含着浓郁的儒家文化,龙泉寺的西阁书房更是典型的传授儒家文化的场所。前些年千山管理部门把龙泉寺西阁称为王尔烈书房,其实它也堪称清代千山的一座书院。据杨子忱先生所著《王尔烈全传》载,王尔烈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22岁时,到龙泉寺西阁读书,乾隆三十年乡试考中举人第一名,即为解元;乾隆三十六年考中进士,名列二甲头名,为传胪,此时他已四十四岁了。就是说,王尔烈在千山学习长达二十余年。《王尔烈全传》还说,《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也曾在千山龙泉寺读书,他就是在这里读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曹寅对千山的印象很好很深,他凡是写诗都署上“千山曹寅”字样。后来他当上了江宁织造这样显赫的高官,同时他还是清代全国著名的诗人。继曹寅在龙泉寺读书后,康熙朝大学士明珠的长子纳兰性德也在千山读书,后来考中进士,官至朝廷侍卫。纳兰性德善填词,是清代在全国很有影响的大词人,被近代大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推崇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在清代,曹寅和纳兰性德在全国的名望和影响都比王尔烈大得多,他们两位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都有位置。王尔烈的父亲王缙也曾在千山就读,后来为深州学政。照此说来,千山不仅是佛教、道教圣地,而且是传授儒家文化的重要地方,并出了一些文化大名人,为千山文化增添了耀眼的光彩。过去我们对千山的儒家文化,挖掘、研究、宣传得还不够,至今尚未让游人们了解它的全面内涵。
  鞍山的名山旅游,继千山之后,便是岫岩的药山。药山也是一座群山,有四十多个山峰,因为山上盛产药材而得名。清咸丰年间所编的《岫岩志略》说它“奇峰插天,石笋林立,或如猛兽蹲伏,或如甲仗深列,笔卓剑植,青苍玉削。其间溪壑婉转,林树清幽,楼阁参差,烟云缭绕,每当春花秋月,恍疑蓬莱方丈不是过也。”这段文字把当时的药山描写得奇观壮美,认为把它称誉为蓬莱仙境也并不为过。可见在古人眼里药山是何等挺拔壮美。药山主峰为石花顶,海拔近千米,是由四座山峰连接而立,峰顶有一处岩石崩裂开来,远望犹如四朵莲花盛开,异常美观,因此称石花顶。与石花顶隔沟对视的有古城顶,山顶有古城遗址,有人工凿刻的石椅、石旗杆、定向盘等,山顶曾经还有一口古井,这些也是少有的山巅人文景观。石花顶南三公里处,有深邃的山谷,古名叫大寺沟,明清两代曾在这里建有清华观、三清殿、关帝祠、林观殿、碧霞宫、玉皇阁等宫观,均为道庙。据《岫岩志略》载,当年这里是“楼阁参差”、“金碧错落”、“规制巍然”。从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看,药山不愧为清代奉天(今辽宁省)的四大名山之一,清嘉庆年间的岫岩著名文人、方志专家李翰颖曾撰写药山《关帝祠》一文,他说“此诚洞天福地”,“祈福者集焉”。从有关资料和传说看,药山在古代,进山采药、上庙进香、旅游观光的人为数还是众多的,不失为古代的旅游胜地。
  鞍山地区的古代旅游,鞍山城南汤岗子温泉也是一个著名旅游景点。古人把洗温泉称为“洗汤”,这就是汤岗子名字的由来。史载,唐太宗李世民征东时曾于汤岗子洗过温泉,说明早在唐代汤岗子就是洗浴场所。唐太宗能在这里洗浴,说明其场所还很可观。据《金史·太宗记》载,金太宗天会八年(1130年),金国的第一位皇帝完颜晟也到汤岗子洗浴过。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将汤岗子作为行宫,曾两次来到这里驻筚洗浴,历史证明汤岗子有着悠久的温泉文化。民国年间所修《海城县志》上有一首词这样描述汤岗子:“别墅丽芳曛,花柳缤纷,汤泉春暖起氤氳。浴德澡身知所尚,三浴三薰。童冠喜温文,五六同群。风争翠阁挹清芬。相与咏归相乐乐,点也欣欣。”把汤岗子优美的环境和人们成群洗浴的快乐情景都描写出来。
  鞍山的古代旅游,还有海城城里的魁星楼和厝石公园、牛庄的古城和港口、析木的石棚和金银铁三塔等,都是多有游人的景点。特别是牛庄,远在汉唐时期就是一处屯戍要塞,到辽金和明清时这里又是海城西部、盘锦和台安东部最大的商业贸易集散地,在那时牛庄为海城第一大镇,其古城相当可观。
具有广博的宗教文化
  宗教文化历来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它对培育人们的道德文明和维护社会稳定具有积极作用。鞍山古代的宗教,主要以佛教、道教为主,其次,还有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
  佛教于南北朝时的北魏传入辽东,鞍山随即有了佛教徒的踪迹。由于受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佛教徒长期栖居于深山岩洞或简陋的居室中。如千山大安寺的中峰岩洞和通明峰西峭壁上的古庵遗址等,就是佛教徒最初栖居修行的地方。到了唐初,千山出现了禅室、殿堂等小型禅修殿宇和石室。后来,便逐渐形成了龙泉、祖越、香岩、大安五大寺院。在唐代,千山就初步成为东北地区佛教的聚集地。这时,海城、岫岩也都建有佛寺,如海城的三学寺,岫岩的效圣寺、妙峰寺,都为唐代所建。到了辽金时期,千山寺院相当兴盛,各寺均有扩大,在东北地区的影响也相当广泛,特别是金世宗生母削发为尼,法名通慧,她先皈依辽阳清安寺,后到千山祖越寺出家。因此,千山寺院的名声就更大了。金国崇尚佛教文化,因此,对千山佛教也就更为重视。到了明代,不仅又建了一些新的寺院,如双峰寺、皈源寺等,同时对原有的龙泉、祖越、中会、香岩、大安几大寺院都有较大规模的扩建。比如明隆庆五年(1571年),龙泉寺即建正殿五间、前后殿各三间、藏经阁三间、东西配房各三间、塔院三间等。那时的规模比现在还要大。这时的千山已成为东北无与伦比的佛教圣地。到了清代,千山僧人定为九粮僧,由朝廷发粮给各寺院。尤其在康熙、乾隆、道光几朝又进行了修葺,千山各寺院都相当可观。截止到清末的几百年间,千山也产生了一些在东北乃至全国有较大影响的名僧,主要有雪庵、宗赟、普庵、惠涌、深文、函可、现住、少明、常和等人。鞍山地区佛教宗派主要以禅宗、净土宗为主,此外还有律宗、密宗等其他宗派。自清初以后,禅宗地位渐渐为净土宗所取代,净土宗是清代佛教各宗的共同信仰。鞍山地区佛教信仰也大都如此。净土的净界就是没有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这五浊垢染的清净世界。净土宗所宠奉敬仰的是阿弥陀佛。习诵的主要是《无量寿经》、《阿弥陀经》和世亲《往生论》。净土宗认为只要专心向佛,口中常念阿弥陀佛名号,死后就能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也就是西方极乐世界。我们看到在一些寺院的墙上,常写有“南无阿弥陀佛”的字样,或者与僧人相见时,他们总是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口念“阿弥陀佛”,这就是净土宗通行的礼规。“南无阿弥陀佛”其中“南无”应念“那摩”,就是尊敬、敬礼的意思,连起来就是尊敬的“阿弥陀佛”。净土宗与禅宗不同,禅宗主张心性本净,佛性本有,觉悟不借外求,净土即在自心,主要的教义是明心见性。禅宗不提倡读经礼佛,不重戒律,不拘坐作,不立文字。而现在寺院所奉行的诵经拜佛,尊重戒律,讲究坐法,这些都是净土宗的寺院规矩,而净土宗的佛门规矩,现已为全体僧人和信众共同信奉和遵守。
  据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考察,道教传入鞍山地区,当是在清初。康熙六年(1667年),沈阳太清宫道长郭守真派其弟子刘太琳、王太祥到千山传道,他们开始栖身于祖越寺罗汉洞,也就是今天无量观的罗汉洞。后来他们经过各方面资助艰苦创业,建成无量观,成为千山道教祖庭,也称为老观。从此,千山有了道教,并逐步发展起来。后来在康熙三十四年又建成了南泉庵,于乾隆三年建成颇具规模的五龙宫,于嘉庆十年建成太和宫。此后一批宫观和道庵都建立起来。到清道光年间,千山已是东北道教的聚集地。在历史上道教曾出现过许多教派,如净明派、神霄派、正一派、全真派等等。鞍山地区,特别是最早出现的千山道教,属于全真龙门派,其教主是元代教士邱处机。道教的最高信仰为老子的“道”,这也是道教的核心。鲁迅先生曾说:“中国文化的根柢在道教”,说明道教文化在中国传统文中的影响和作用。道教主张“敬天爱民”、“顺其自然”、“清心寡欲”、“返璞归真”、“无为而无不为”以及慈、俭、和、让等品格,这也是自古以来中国人伦理道德标准的重要组成部分。道教为中国本土的国教,历史上在民间道教传播很广,很多人都信奉道教。
  从清末到民国初年,鞍山地区在志书上有记载并且居有僧人和道士的寺院和道庙共有241座,在全省列居首位。其中海城县境内有101座,岫岩满族自治县境内有104座,台安县境内有8座,千山有28座。至于众多村屯中,所建有的土地庙、山神庙等各种小庙,则无以计数。在上面所说的241座的寺院和道庙,多数是以所处地理位置、供奉对象、建庙者愿望而命名。如中会寺,因居于千山中部而名之;香严寺,因依香岩而建故名之;关帝庙,因崇敬关羽而命名;财神庙,因供奉财神而命名。
  鞍山地区的寺院和道观,也有从教义的角度命名的,这就更有宗教文化含量。如海城的“三学寺”,就以学佛者应修持戒、定、慧三学而起的名字。其中的戒学就是指戒律,防身、口、意三不净,定学就是指禅定,修持者思虑集中,观悟佛理,孽除情欲、烦恼。慧学,即智慧,能使修持者解除烦恼,提高智慧。由戒到定,由定到慧,戒、定、慧三者有密切的联系,是佛教教义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所以我认为“三学寺”的名字有很高的佛教文化水平。再比如无量观,起初叫无梁观,因为所建的是一个用石块围城的小屋,屋子面积小到只能四人促膝而坐,上无房梁,所以叫无梁观。后来庙宇规模扩大,又改名为无量观。无量就是大道无边,大道无量的意思,很符合道教所尊奉“道”的基本含义,这也增加了道教的文化品位。
  伊斯兰教,于公元七世纪初由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半岛创立,于唐代在中国内地开始传播。元明两代是伊斯兰教在中国广泛传播和发展的重要时期。在历史上中国称伊斯兰教为回教、清真教、天方教。元代初期首先传入鞍山沙河一带,后来在那里建立了清真寺。清初传入海城和岫岩,乾隆廿一年传入台安。在清代,海城城里、牛庄、腾鳌,在台安的西佛、达牛、富家,在岫岩城里,都建了清真寺。当时岫岩城里西南街所建的清真寺规模最大,院内共有房舍21间,正厅5间,其余16间在东、南、西三面,是教民们礼拜和休息的场所。穆罕默德创办的伊斯兰教后来分为逊尼派和什叶派,传入中国的主要是逊尼派。回族同胞大都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信奉和诵习的是“古兰经”,明确称颂安拉是独一的最崇高的主,居于最高的地位。《古兰经》倡导人际交往原则是诚实可信、宽恕待人、互相合作、谦让利他、语言优美、重视礼节等。凡与这些原则相反的言行都是伊斯兰教所禁止的,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
  天主教,是基督教的一派,也称作“旧”教,与东正教、新教并称为基督教的三大派别。天主教也称罗马公教,是罗马公教在我国的名称。天主教首先于元代传入中国,元朝灭亡而中断。于明万历十年(1582年)再次传入中国,鞍山地区的天主教是于清同治八年(1869年)由法国神甫传入海城牛庄,并建立天主教堂,规模宏阔,极具观瞻。以后又在海城城内建立天主教堂。台安和岫岩境内也分别建有两三处天主教堂。天主教崇信的是创造宇宙万物、掌管生命、赏善罚恶的天主,诵习的主要是圣经。天主教主要信条有十二个方面,比如信天主圣父能化成天地,信有罪只要悔改天主就能宽恕,信每个人都有灵魂,善人的灵魂能升天享福等等。天主教还有十戒,比如禁止乱呼天主圣名,更不许用天主的圣名佐证虚妄,教徒应孝敬父母,在父母生前应“事之以礼、孝亲之道、善心为上”,父母死后,儿女应修德行善,以补父母的愆尤。还有,勿杀人、勿行邪淫、勿偷盗、勿妄证、勿贪他人财物等。所以自从天主教传来,其教徒就不断增多。
  基督教传入鞍山地区较晚,最早于光绪元年(1875年)由英国基督教牧师约翰携家眷自山东烟台经营口到海城传教。约翰在中国的名字为马钦民,他到海城不久,先后在海城城里以及牛庄、腾鳌、接管堡建立基督教堂,教徒共有几百人。马牧师极为慈善,被教徒称为“善人”,是“寻中国圣贤之道”,他在传教的同时,还将中国的《大学》、《孟子》、《礼记》、《尚书》译成英文。民国十年海城成立基督教会,教会设立初级小学四处,高级小学两处,男女学生三百余人。光绪年间,台安县城以及西佛和富家也建有基督教堂。光绪廿四年,岫岩设立基督教会,后来在城西大十字街建基督教堂一座,楼房六间,能容纳数百人。基督教的经典是“圣经”,崇奉的是上帝,认为上帝包括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和无所不在的自然属性,包括圣洁、怜悯和公义等道德属性。爱,是上帝的神圣本质。按着这样的教义,所以当时信奉基督教的人也越来越多。
  无论佛教、道教,还是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他们的共同点都是讲慈善、仁爱、诚信、忠顺、守德、和谐,这也就是宗教文化的本质和基本内涵。这些,与中国儒家的传统文化都是相通的。
具有多彩的民间文化
  民间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历史上,鞍山地区的民间文化多种多样,多姿多彩,相当活跃,构成了鞍山历史文化的重要内容。这其中有评书、大鼓、二人转、高跷、落子、皮影戏、秧歌、龙舞、狮舞、年画、剪纸、书法等,这些艺术品种,在民间都广受欢迎。
  评书,于明末清初首先流行于北京、天津两地,在清代传至河北、辽宁、黑龙江诸地。那时在鞍山地区的海城、台安、岫岩的城乡,都活跃有说书人。在城里主要是在茶馆茶社讲评书,在农村每当夏季挂锄时节,人们成群地坐在柳荫树下,听讲评书。大体上在讲《三国演义》、《精忠岳传》、《七侠五义》、《水浒传》、《济公传》等,一讲就是几天,深受群众欢迎。
  大鼓,鞍山地区流行的是“东北大鼓”,旧时称“奉天大鼓”,后来叫辽宁大鼓,这种艺术在城乡也相当流行。大鼓在流行过程中,形成“奉调”、“东城调”、“西城调”、“南城调”、“北城调”等多种流派。鞍山地区流行的是南城调,就是用辽南口音在唱曲调,演唱大鼓的人,手拿一对小鼓锤,打着架起的小皮鼓,还有三弦伴奏,曲调悠扬,百姓们非常爱听。
  二人转,也叫“蹦蹦”。流行于清中期,在长期流传中,形成以吉林市为重点的东路,以黑山县为重点的西路,以当时的海城县为重点的南路,以黑龙江北大荒为重点的北路。鞍山地区的海城、岫岩自然是南路二人转,尤其是海城演唱二人转的人很多,有不少乡镇村屯都有演唱者。历史上的二人转,只是一旦一丑二人表演,边扭边唱,以唱为主。民国年间,在鞍山市铁西以及岫岩、海城城里都有二人转小剧场。那时的二人转既通俗又文雅,没有脏话淫辞,可谓雅俗共赏。
  高跷,在鞍山地区,尤其在海城城乡,广为流行。那时的一个乡镇多数都有两三个高跷队伍,高跷队里,有旦角和丑角,一个队里旦角和丑角有二十多人,高跷跳起来,由锣鼓唢呐伴奏十分热闹。从正月初二开始,高跷队就走村串户,进行表演,一直演到正月末还未停止。当时在海城农村有句流行的话叫“跳正月,闹二月,离离拉拉到三月。”
  在正月十五元宵节时,有些村镇还表演龙灯舞、狮子舞等。年画和剪纸,历史上岫岩就比较发达,有很多年画和剪纸民间艺人。书法,其历史更为久远。古代的私塾和后来学堂,学生刚一入学就学书法,凡是念书人都会写毛笔字,每至春节,都是村里读书人为各家各户书写春联。在历史上书法的实际用途很广,不像而今主要作为一种艺术品来欣赏。
  鞍山地区因为地处交通方便的辽南,与外界联系广泛,所以在历史上民间文化就比较发达。
具有一批影响广泛的历史文化名人
  文化名人是文化的支撑点,有无文化名人和文化名人影响如何,是文化发达程度的标志。
  述说鞍山地区的历史文化名人,首先应提到的是管宁。中国有一条广为人知的成语叫“割席断交”,讲的就是管宁在少年时鄙视同他在一起学习的华歆贪财和不专心攻读的故事。
  管宁原是山东朱虚人(现为山东临朐县),他是齐桓公时名相管仲的后裔,青年时代便成为东汉末期的大文学家。为避战乱,他来到当时还比较平静的辽东,当时的辽东郡守公孙度喜欢文人学士,便热情地接待了他,把他安排到海城新台子附近的一个屯子里隐居。管宁在这里一待就长达近40年,主要是办学,公孙度还把一些优秀的学生介绍到他那里就读。管宁在新台子办学期间,还写了一本叫《氏姓论》的书。《三国志》中有《管宁传》,记载了他来辽东隐居的事情。与管宁同时来到海城隐居教书的还有他的同乡好友邴原和刘政,这两位也是著名的文化人,邴原在《三国志》里也有其传略。到海城不久,管宁、邴原、刘政就被称誉为辽东“三贤”。这也就是说在东汉末期辽东的“三贤”都居于海城。当管宁在海城居住三十来年的时候,魏文帝曹丕召他去朝廷任太中大夫,而管宁却“固持不受”。当魏明帝曹睿继位时,又召管宁到朝廷任光禄勋,管宁却是“微命屡下,每辄辞疾,拒违不至”。管宁已习惯布衣粗食,淡居乡里,与民和睦相处。所以《三国志》中的《管宁传》评论他说:“宁清高恬泊,拟迹前轨,德行卓绝,海内无偶。历观前世玉帛所命,申公、枚乘、周党、樊英之俦,测其渊源,览其清浊,未有历俗独行若宁者也。”这里对管宁的评价相当高,并把管宁与申公、枚乘等汉代的大文人等同比美。看来,管宁在当时社会上的位置和影响绝非一般。管宁在海城待了近40年,并与邴原、刘政并称为辽东“三贤”,这也是海城的荣耀,所以后人为纪念他,把他隐居的屯子改为管公屯。可惜,多年来我们对管宁宣传得不够。很多人都知道“割席断交”的成语,但却不知道这成语中的管宁曾经长住海城。
  唐初时,辽东为高句丽所占有。唐王征东征服了高句丽,辽东归唐,可是五代十国直到宋朝,辽东先后为契丹族辽国和女真人金国属地。元朝时,辽东为元朝中书省的辽阳路。在这段九百多年的时间里,辽东的文化发展受到很大影响,到明朝以后的明清两代,辽东的文化又有了新的复兴,产生了众多的历史文化名人。
  明清两代,仅海城县就考中进士15人,其中孙昭为乾隆辛未科进士,与王尔烈同榜,他官居翰林院编修。蒋维垣为同治年间进士,也官居翰林院编修,都是有影响的文化名人。
  此外,还有举人42人,贡生160人,在这些人中属于有影响的文化名人,据海城旧县志记载,有姓名者即达101人。现例举几人以说明其文化影响。首先应说刘广涛,他是海城北白庙子人,为乾隆年间拔贡。在清代贡生中分为岁贡、恩贡、拔贡、优贡、副贡五种,其中拔贡是最为出类拔萃者。乾隆时规定,每12年由各省学政通过考试选拔品学兼优的生员送北京国子监学习,称为“拔贡”。那时被选为拔贡也是相当难的。刘广涛的四书五经古文根底厚实,是当时辽海一代很有学问的名人,他是王尔烈在辽阳儒学学馆和千山龙泉寺西阁学习时的亲传老师。王尔烈深得其传,他能在乡试中考取第一名,在殿试中考取二甲第一名,其中固然有王尔烈本人的聪慧,同时也与他的名师刘广涛的高水平传授有直接关系,名师出高徒!所以后来王尔烈在翰林院当编修和为嘉庆当侍读时所得库书都给他的恩师刘广涛一份,刘广涛是当时辽东文人家中藏书最多者,可惜这些书后来都在战火中焚毁了。现在大多数人都知道辽东才子辽阳人王尔烈,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才子的名师则是海城人刘广涛。还有董琪树,海城西安家堡人,他深通《易经》,以礼学闻名,为文拔俗,超脱括气,当时的很多学子都来向他学习求教,比如进士庞家淦,佟炳麟等都是他的得意门生。他喜欢著述,有《古文词》、《律绝诗歌》、《中庸说》、《河图说》、《先后天说》、《孟子论文》等若干篇,版行问世,颇具影响。他是清代海城一位很有名的学者。在海城的历史文化名人中,还有一位类似李白那样风流倜傥、喜游结友的布衣诗人,他的名字叫李鸿宾,海城西北验军人。他在青少年时,就酷爱吟咏诗词,尤其喜欢白居易的诗,他曾带自己所写的诗词到京城游览交友,所结交的都是一些名流。后来,他到奉天即沈阳与进士白亚珍、孝廉保会卿、布衣袁甘泉等诗人组成“藕乡吟”诗社,他还刻版发行了自己所著一本《赏心斋诗集》,因此,他的诗名在辽东地区影响也甚广。
  历数海城的文化名人,还有一位具有爱国情怀、很值得尊敬的作家,他名为赵中鹄,海城感王上夹河人。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中国时,他满怀爱国热情,感慨国势不振,经常对洒悲歌,声泪俱下。他根据志士潘志仁投海殉国以期唤醒同胞之觉醒的事迹编写剧本《唤同胞》,并在辽南一些地方上演,观者无不为之感奋。他还撰有《香雪子诗草》、《风亭随笔》、《忏悔录》等著作。后来,他投身民主革命,成为著名的革命党人。
  在历史上,海城不仅出粮食,出矿产,而且还是个出官员、出文人的地方。说是人杰地灵,也并不为过。
  台安历史上多出绿林英雄,但也不仅仅如此,也出过一些文化名人。最有名者当属李佩沅,他是光绪年间举人,诗文俱佳,曾著有《青梅诗集》和《医学新编》等书,在辽西一代具有广泛影响。李佩沅与文坛李世维、郝桂芬、李如柏、刘春烺、朱显廷等人并称为“辽西七杰”。还有一位文化名人叫李龙石,是同治年间举人,是诗人,又是书法家,著有《龙石集》一书,在辽西一带很有影响。台安的历史文化名人还有李魁文、李毓庚、庄立达、王绍武等,他们都著有自己的诗集。
  在历史上岫岩也产生过有广泛影响的文化名人,在辽东乃至辽东以外地区影响广泛者乃为多隆阿、李翰颖二人。多隆阿,满洲正白旗人,聪颖超凡,读书过目不忘,专心经史,同时对天文、数学、地理、方志等学问都有研究,曾被他的好友山西平阳太守何晓枫再三请召,协助议政并在书院任教。他的著作很多,有《毛诗多识》十二卷、《易原》三十卷、《地理一隅》一卷、《阳宅拾遗》四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辽宁作家协会编写的《辽宁文学概述》相当于文学史一书中,对多隆阿有专项论述,可谓影响不凡。李翰颖,岫岩城东北龙头寨人,博学多才,为官民尊敬。他著有《蕊峰集》一书,多为经世之作,颇有唐宋八大家的风格。他还编了一本《乡土志》,内容全面翔实,后来官方所修岫岩县志,多依此为据。在前面说的《辽宁文学概述》一书也提到李翰颖的名字。
  讲鞍山的历史文化名人,不能不提到千山高僧函可。函可,他的俗名为韩宗騋,原籍广东博罗县人。为明崇祯年间礼部尚书韩日缵长子。才华出众,以名节自负,年轻时见世事颓败,出家为僧。清兵入关后,他曾编《再变记》一书,以诋毁清廷为由被捕,流放到沈阳,先住慈恩寺,不久来到千山双峰寺,后来就一直住在这里,成为千山的名僧。函可工诗善文,于顺治七年联络全国各地高僧贤士三十余人组成“冰天诗社”,这是清代东北最早的文学社团,他是这个诗社的中心人物。函可自己写诗两千余首,编成《千山诗集》。他被誉为全国著名的诗僧,在而今出版的各种版本的佛教文化辞书中都有函可的详细词条。函可不仅是鞍山的历史文化名人,也是在全国僧界有影响的历史文化名人。
  对鞍山的历史文化名人,在这里我仅是提到比较突出的几位,当然不仅仅是这些,其他那些历史文化名人,有许多都是佼佼者,他们为鞍山地区的历史文化从各个方面做出过贡献。
  综上所述,完全有理由得出鞍山地区有着悠久丰厚的历史文化的结论。因此,应当扭转鞍山地区缺乏历史文化、文化土层瘠薄的认识。
 
鞍山概况

地理位置

行政区划

地势地貌

自然资源

气候环境

河流水系

建制沿革

史化纵谈
鞍山市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鞍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技术支持:鞍山市信息中心
电话传真:0412-5847777    信箱:webmaster@anshan.gov.cn
辽ICP备05001285号